越是低调越不被重视连英国的构成国也一样让人感慨万千

威尔士虽然是英国的四个构成国(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之一,却无疑是最没有存在感的,别说新闻、影视剧中少见,就连这个联合王国的米字旗上也没有融入它的任何元素, 不过这次英国全境之旅,这条低调的小红龙却给了我最舒服的感受。

不过从利物浦到我们今天的第一站威尔士的康威,却碰上了我们英国全境自驾游中唯一一次收过路费,不过很便宜,1英镑,无人看管,可以投币,只是投多了也不找零。(还有一次收费是前两天从北爱到爱尔兰,属于爱尔兰收费,不算英国境内)

而且车开了一阵子也没有上高速,先是在城镇里穿梭,然后是这样密林高耸、只有一上一下车道的公路上。

终于拐上A55公路后才像是高速的样子,前面的桥身上就出现了红龙的标志,说明我们开始要进入威尔士的领地了。

追上去一探究竟,发现是两对岁数不小的爷爷奶奶开着漂亮的敞篷老爷车,不过这个季节和天气开敞篷车可真挺冷的,看来英国老人依旧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威尔士是个羊比人多的地方,这一路大部分都很荒凉,不过依旧少不了高高耸立的尖顶教堂。

康威是威尔士北部一个靠海的小镇,据说有全英保存最好的中世纪城堡。快到之前,蜿蜒的海边公路上车子也多了起来。

我和同伴聊着天,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座很大的中世纪城堡,带着岁月斑驳的痕迹,恢弘而壮丽,随着车行,越来越大,这种在现代的公路上开着现代的汽车,马上就要穿越进中世纪的感觉相当奇妙。

通往康威城的拱桥左边是建于1826年的康威吊桥,它是世界上第一条公路吊桥,不过现在吊桥已不再通车,只能步行。桥下是流淌而过的康威河,在没有桥之前,想要进入康威城是需要渡轮的,不过我真希望用坐船的方式登陆康威城,那一定很有《冰与火之歌》的感觉。

车子从城堡的身边驶过,它的筒状塔楼看起来很像温莎城堡,不过温莎的筒状塔楼要更粗,整体规模也更大,当然也新得多,毕竟女王住在那里,会不停地维护,可我更喜欢眼前这种印着往事的真实感,毕竟我也不能住在温莎城堡里,哈哈~

穿过城墙这座拱门的时候车辆十分有秩序,进一辆、出一辆,你来我往,不急不抢。

除了城堡,感觉整个康威城都还留在中世纪。虽说我们之前去的英格兰的约克也保留着完好的中世纪风格,但那里太热闹了,让人去了就想走,而静悄悄的康威让人到了便想留下。

在停车场停好车,发现墙角处有一只瞎了一只眼的灰色小猫,看外表和毛色应该没有挨饿,信任人的程度大抵也说明了它在这里生活得还算不错。

康威的游客中心同样是在三栋中世纪感十足的石头房子中,城堡的售票处也在这里。

里面是更浓郁的中世纪氛围,此刻突然不想只看那座内部已成废墟的城堡了,这座充满中世纪风情的康威城更加吸引我。

游客中心里还有一张地图,标明了威尔士各地比较出众的古城堡,大小不一,风格各异,原来这个还没有我们最小的省海南省大的威尔士境内一共有着641座城堡,如果论每平方公里内的数量,它比欧洲任何一个国家的城堡都要多。如此看来,这条小红龙真的太低调了,这么多宝贵的旅游资源都没有好好宣传。

不过我们决定不为看城堡而看城堡了,之前在英格兰、苏格兰看了太多城堡,我们知道一座废弃很久的城堡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我们要在小城里体会中世纪的模样。

顺着古老的城墙漫无目的地游走,看到一张“欢迎来到康威城墙”的牌子,原来这座康威城被一圈的城墙包围着,而这一圈城墙竟是欧洲保存最好的中世纪城墙,有六个地方可以登上城墙,而且是免费。

从这块牌子上还有一个发现,就是威尔士虽然是英国的一部分,但在有些方面还保留着自己的文化传统,比如语言,当地人除了说英语,还讲自己的凯尔特语,所以这里所有有文字的牌子上都是双语。

康威的城墙是和城堡同时修建的,从1283年到1287年,历时4年,不过那个时候对于威尔士人来说却是一段并不愉快的记忆。

威尔士的凯尔特人其实最早也不是本地人,都是在古罗马帝国的凯撒大帝征服高卢(现法国)时,被迫从高卢跨海逃过来的,凯撒紧追不舍,他们就一路往北(苏格兰地区)或往西(威尔士地区)逃。

直到公元四世纪西罗马帝国土崩瓦解后,一直被罗马人控制的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开始了群雄林立、多国割据的局面,亚瑟王的故事就起源于那时的威尔士。

公元1066年,法国的诺曼底公爵威廉一世征服英格兰,建立了诺曼底王朝,但他还没有足够的实力继续攻占山势复杂的威尔士,于是这位聪明的国王想了个办法,把他下面最好战的诺曼贵族分封到随时可能爆发冲突的英、威边界,并封他们为“边界领主(Marcher Lords)”。

虽然在与英格兰的长期斗争中,威尔士有胜有败,也成立过公国,但最终被电影《勇敢的心》中那个准备征服整个不列颠岛的爱德华一世降服了。为了坚固战果,爱德华一世开始在威尔士北部几处战略要地修建城堡和城墙,其中最重要的两座城堡就是康威城堡和卡那封城堡。

所以康威城堡和城墙并不是威尔士人为抵抗英格兰人而建的,反而是英格兰人为了震慑威尔士人,阻止他们反抗而建的。所以那个时候住在城里的是英格兰人,而大部分穷苦的威尔士人只能住在城墙外。爱德华一世也会开放一些城墙内的土地,以收租金的方式供给威尔士人。

走在中世纪的城墙上,千年历史早已化成浮云。我有时候会想,如果石头有生命,它们会聊些什么呢?

康威城墙一圈下来只有1.3公里,有6个上下处,每两个相隔步行也就10分钟,但我们只走了其中一段就花费了很长时间,因为城墙内外的景色真的很迷人。

城墙上有21座筒状塔楼,每个塔楼上都有向外突出成一条细缝的射箭口,这个刚好对着康威河,这也是离城堡最近的一个塔楼。

面对各地坚固的城堡和城墙,威尔士人反抗无望了,于是和爱德华一世谈条件,要求由一位在威尔士出生、不会讲英语、生下来第一句话说威尔士语的亲王来管理威尔士人。他们觉得,根本就找不出来这样的人。

可狡猾的爱德华一世把他即将分娩的王后接到威尔士,生下的王子无疑满足了所有威尔士人提出的要求,属于小王子便成了第一位“威尔士亲王”——爱德华二世。由此以后,英格兰国王和后来的大不列颠国王的长子便一直拥有了“威尔士亲王”的头衔,久而久之,这个头衔也成了“英国王储”的同义词。

从城墙上下来拐进城堡街(Castle Street),相比约克大名鼎鼎、摩肩接踵的肉铺街,我更喜欢这里的朴实无华、游客稀少,不过做旅游生意的当地人一定希望来的人多一些。

从一个小门穿出,来到通向爱尔兰海的康威码头边,这里的游客比城中多了许多,看来全世界游客对水都抱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随性溜达着,却发现城墙一个筒状塔楼前排了很长的一队,这样的情景在这个游客稀少的小镇上还真是罕见。

原来这个刷着红漆的房子号称是大不列颠最小的房子,室内面积只有3.05米×1.8米,高度为10.2英尺,16世纪至1900年都是渔民的住所,后来当地委员会觉得这房子太小,不适合人类居住,帮助住在这里的罗伯特·琼斯搬了家,但小房子的产权依旧归琼斯所有。

随着小镇旅游的兴起,琼斯的后人想出了一个利用这个房子赚钱的办法,就是在每年4-10月旅游旺季时对外开放,游客只要支付1英镑(儿童50便士)就可以进入小屋参观。此时一位身着传统服装的威尔士妇人正站在门口收费,琼斯一定没想到当年落魄的小房子竟还帮他的后人赚了钱。

房子虽小,却也五脏俱全,被隔成了两层,楼上是床和床头柜,楼下是壁炉、餐桌和餐柜,挤得满满当当。为了安全,游客不能去楼上参观,只能从步梯上观看。

小房子靠着城墙筒状塔楼的顶上,一只肥大的海鸥冲着城堡方向使劲儿地鸣叫,就像是在帮助琼斯招揽客人。

来之前做攻略的时候并没有对康威报以任何期望,所以只给这里规划了两个小时看城堡的时间,现在真是后悔,虽然我们逛的时间早已超出了计划时间,但还有两天我们必须赶回伦敦回国,实在也挤不出再多停留一天的时间。好吧,或许念念不忘才是最好的回忆吧。

下一站,穿越红龙。不想跟团!也不想穷游!怎么用最经济的费用在旅途中享受最棒的体验?更多既舒适又全面的自助游、自驾游,尽请关注游走在感性与理智间的“饕餮小娘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