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人三项”比赛连接起这座“天鹅海”小城

斯旺西,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并不熟悉。它坐落于威尔士南部,是一座典型的海滨城市,有着长长的海岸线,还有几个港口和码头。

斯旺西的英文直译是“天鹅海(swansea)”,与这个听起来轻盈的名字相反的是,这里的海泛着一丝晦暗的灰蓝色,总是汹涌着奔袭而来,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逼仄,似乎是在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是工业城市的历史。

英国天气特有的常年阴雨,在这里依然保持。城市海岸线漫长,细腻的沙滩也极为广阔,但一年的大部分时候,这里的海滩是孤寂空旷的,除了零星遛狗或运动的居民,几乎罕有游客出没。

虽然号称威尔士的第二大城市,但无论城市大小还是人口规模,斯旺西算是标准的“小地方”了。全城只有一个由两条小街组成的商业区,从唯一的商业中心延伸出去,林立着一些半新不旧的店铺和餐馆,紧挨着的是长途公交站,再边上是一家大型超市,这里便是全城最热闹的地方了。

商业区离一个叫维多利亚的小港口不远,其中泊着各式各样的白色帆船和游艇,天气好时瞧着煞是漂亮。港口边是全城唯一的高层建筑,有十几层,据说已是南威尔士最高的建筑。当地人对此感到甚是骄傲,连带着看惯了高楼的我们也觉得不一般起来,有朋友来访时会忍不住把人请到这里来好好俯瞰全城的风光。

不过,城市的规模大小倒是从来没有困扰过当地居民,他们怡然自得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住在港口边的多是退休的老人,会驾着帆船远航或架起鱼竿海钓,成家的中年人则多居住在山坡上,哪怕只是一点点的热闹喧嚣也要通通远离。

平时的市区,除了商业街,总是安静的,几乎看不到人影,退潮时宽阔的海岸也同样空旷,只有海鸥筑巢盘旋,仿佛这是个空城。

然而,当稍微摆脱了低温和阴湿的天气,这个城市的另外一面便复苏了。在少有的阳光夏日,平时空旷的海滩仿佛变魔术一样突然人群熙熙攘攘,当地人毫无顾忌地跳进依然谈不上清爽的海水里,享受这少有的可以和大海亲密接触的时刻,各种各样的活动也开始轮番举行——那边的空地布置起了热闹的嘉年华,这边广阔的海滩被选中办起了沙滩彩虹跑,航空秀也安排了起来,地面的人们随着空中一架架飞机驶过,发出满足的惊呼声。

似乎一夜间,全城的男女老少都出动了,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大概便是5、6月份举行的铁人三项活动了。

铁人三项,听起来总觉得是有些专业且遥远的比赛类型,但作为面向大众的活动,斯旺西的铁人三项比赛,报名者只需13岁以上,缴纳注册费就可以参加了。几年前在那里生活的时候,我曾围观全程,挺有意思。

参与的选手们,有年轻男女,也有孩子和老人,有一家人齐上阵,也有好友、同事组队。除了热爱运动的达人,还有不少刚开始训练的新手,会选择用完成比赛的方式来筹集善款。赛事沿途基本都会有加油打气的亲朋好友和围观群众,这种热闹而激动的氛围几乎感染到了全城的每一个角落。

比赛以威尔士王子角为出发点,充分利用了当地的港口资源,宽阔的水域供上百名选手同时在水里激烈角逐也毫无压力,选手们需要完成两个浮标间的750米游泳赛程。

比赛开始没多久选手们就拉开了差距。出乎意料的是,除了几位明显的运动好手,游得飞快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女孩拼命的架势和身姿,也感染了岸边围观的人,人群中开始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随着追逐愈加激烈,人们的情绪也不断高涨。

游泳赛程后就是下一项20公里自行车骑行段,选手们从水里上岸后顾不得擦干身体就匆匆忙忙套上衣服,扶起自行车开始了这一阶段的比赛。因为路线规划比较远,不太方便全程围观,选手们所需时间也较多,不少围观群众纷纷来到跑步比赛起始点附近的小酒馆,先热热闹闹地点上一杯啤酒,吃上一顿早午餐,在一片悠闲的欢声笑语中等待选手们。

如果说,游泳比赛是下饺子一样密密麻麻的景象,最后的5000米跑步赛程,则更像是即将干涸的小溪,选手们断断续续地、零星地从小酒馆前的赛道上跑过。有人依然健步如飞,有人则开始“走”着比赛,疲惫肉眼可见。

坐在酒馆里的群众此时也纷纷挪到室外,站在路边,甚至举着自制标语,等待自己亲友的出现。有妈妈在等着儿子,也有孩子在等着父亲,还有集体出动的同事们,这些热情的观众在努力给亲友们鼓劲儿的同时,也忍不住为那些垂头丧气,脚步重得快要坚持不下去的陌生选手加起油来。

下午时分,这场称不上赛事的“比赛”就结束了,欢乐的余温却充斥在小城里的各个角落,直至深夜。酒吧里、餐馆里,甚至大街上,簇拥着身穿号牌运动服的选手,欢呼庆祝的景象随处可见,无论是以什么成绩完成比赛,都是大家的英雄。

一场活动,连接起了家庭,也连接起了朋友,更重要的是,它让一座城也相连了起来。当夏天过去,小城回复了日常的安静与平淡,但内心的种子已经被种下,等待着第二年的发芽与开花。即使在如今疫情不断发展的情况下,当地的比赛依然坚持筹备,今年的赛事定于5月举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