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第三位女首相啥来头

当地时间9月5日,英国执政党保守党公布竞选结果,现年47岁的英国外交大臣利兹·特拉斯成为保守党新一任,这意味着其将接替约翰逊成为新一任首相。英国女王将于9月6日在苏格兰接见特拉斯,授命其组建新一届政府。

《卫报》9月4日报道称,在特拉斯七周前开启其“利兹是领袖”(Liz for Leader)的保守党竞选时,外界尚无法预料到她将成为英国首相。特拉斯的竞选历程可谓混乱,她甚至被批评“缺乏修养、吸引力”和“显得木讷”。

尽管如此,特拉斯以诸如回望英国在马岛战争上强硬姿态的方式频频调动保守党员的情感,并以坚定支持“脱欧”的立场在竞选中逐步站稳脚跟,最终赢得了竞选的胜利。

英国《独立报》4日报道则指出,在保守党内部看来,特拉斯可以延续约翰逊的政策。特拉斯在竞选过程中提出并一再强调低税收政策的承诺,同时以“新的撒切尔夫人”招牌包装自己。这让她成功拉开自身与另一热门候选人,前英国财政大臣、印度裔移民苏纳克的距离。

早前,约翰逊因“派对门”等不当行为引起内阁大规模辞职潮,约翰逊为此决定辞去保守党一职,保守党自此陷入“群雄逐鹿”的局面。由于保守党仍控制着英国政府,且下届议会改选预计要到2024年才会举行,因此,此次保守党竞选得胜者也将成为新任首相。

为此,多名保守党重要政客开始对全英不到20万人的保守党员展开拉拢。多轮淘汰后,特拉斯和苏纳克成为最终的两名候选人。所有保守党员按规定在9月2日下午5点之前以电子投票或邮寄的方式投票选出新。最终结果则在9月5日公布。

尽管英国民调调研机构YouGov等机构发布的民调显示,两位“决赛”候选人中,特拉斯一直领先于苏纳克。但特拉斯并未在竞选初期就展露锋芒,其政治资历也不算老道,甚至有多次“急转弯”的记录。

据美媒《》9月3日报道,特拉斯年轻时曾倾向于中左翼立场,她曾形容自己的父母是“工党内的左翼”。英媒《》报道称,1982年,特拉斯和其母亲一道在苏格兰的街头上参与,反对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领导的保守党政府,并高呼“马琪,马琪,马琪,滚蛋,滚蛋,滚蛋!”(Maggie, Maggie, Maggie, Ooot, Ooot, Ooot)的反撒切尔夫人口号。

在公立中学毕业后,特拉斯获牛津大学录取,修读哲学、政治和经济学,并积极参与校园政治社团活动,加入了自由。

1994年,时年19岁的特拉斯在一场自由的活动中公开质问英国君主制存在的必要性。“我曾在布莱顿皇家展馆外,(在那里)却找不到皇室的支持者。”年轻的特拉斯如是说。特拉斯还引述她采访到的中老年人士的观点,称这些人对君主制已经“受够”了。“我不相信有的人生来就拥有统治的权力。”特拉斯当时说。

1996年,特拉斯从自由转投保守党。2001年和2005年大选,特拉斯分别作为海姆斯沃斯和考尔德谷选区的保守党候选人参加大选,均落败。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指出,这些挫败没有影响她的政治热情:特拉斯2006年在伦敦东南部的格林威治当选为地方议会议员,2008年起在一个中间偏右的改革智囊团担任副主任。

两年后,特拉斯便被列入时任保守党领袖卡梅伦的快速通道计划“A级候选人”名单,如愿于大选中胜利的她终于进入英国下议院;2012年,她加入内阁工作。自那之后,特拉斯曾参与三位保守党首相(卡梅伦、特蕾莎·梅、约翰逊)的内阁,前后担任过6个内阁大臣职位。《》指出,尽管特拉斯已参政十多年,并于今年夏天积极展开竞选攻势,但许多英国人认为他们并不了解特拉斯。与之相比,“多才多艺”、履历丰富的约翰逊在担任英国首相前就已为英国社会所熟知。

《卫报》评论特拉斯时曾提出“变形者”(Shapeshifter)一词。一方面,特拉斯在党内展示出坚定的“脱欧”捍卫者的姿态,更在北爱尔兰边境议题上持强硬态度。然而在“脱欧”公投期间,特拉斯属于“留欧”阵营。2016年2月20日,特拉斯还在推特上说:“我支持留欧,因为我相信这符合英国的经济利益,意味着我们可以专注于国内重要的经济和社会改革。”

特拉斯2017年转而支持“脱欧”后,促成了英国与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贸易协议,这为她在保守党内部树立了良好的口碑。但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等媒体引述分析称,特拉斯促成的自由贸易协定可能会对英国的农业和食品行业造成打击;本被视为“脱欧”奖励的自贸协定反而可能损害业界利益,这让英国农业团体深感愤怒。

《》指出,特拉斯支持者会为其辩解说,她已经接受了2016年“脱欧”公投的结果,并以此为前提履行职责。与此同时,批评者常指控特拉斯“见风使舵”,往往在有利于自己的时候转变态度。

尽管童年时曾高喊反撒切尔夫人的口号,但也并未影响特拉斯在竞选过程中频频向“撒切尔夫人”致敬,甚至以后者的翻版自居。据英国天空新闻网报道,7月15日,特拉斯参加保守党党首竞选电视辩论活动。当时,特拉斯留着金色短发,身着黑色西装外套和带大蝴蝶结的白衬衫,看起来在重现撒切尔夫人1979年第一次参与保守党辩论时的装扮。这一“惊人的相似性”引起英国社交平台热议。

与1979年成为英国史上首位女性首相的撒切尔夫人类似,特拉斯是一位活跃的右翼女性政客,也创下了女性参政的纪录:特拉斯是英国首位女性官(Lord Chancellor)和司法大臣,以及英国史上第二位女性外交大臣。如今,特拉斯又将成为第三位英国女性首相。

8月3日,英国前卫生大臣贾韦德公开宣布,支持前竞选对手特拉斯成为新的保守党。贾伟德献上了“特拉斯集撒切尔和里根优点于一身”的溢美之词,称“撒切尔派的领导人有其存在的意义——头脑清晰、在财政上严谨”。

特拉斯不仅模仿撒切尔夫人的装扮,在政策上也积极为撒切尔夫人在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观点“回魂”。在担任议员期间,特拉斯与人合著《释放不列颠》(Britannia Unchained)一书,于政论专著中建议取消国家监管,从而“提高英国的国际地位”。

据BBC 9月4日报道,特拉斯向BBC强调,通过减税政策回馈更多的钱财给高收入者是“公平”的。英国财政研究所(IFS)分析称,对于最低收入的家庭来说,减税将带来7.66英镑(约合人民币61元)的收益,但那些最高收入的家庭可以获得超过1800英镑的收益。特拉斯对此辩解称,高收入者支付了更多的税款,因此将从减税中获得更多。她认为,通过再分配的视角来看待一切是错误的,她关注的是“经济的增长”,而这会使所有人受益。

BBC指出,眼下,许多英国家庭都深深地受到能源成本飙升和高通胀的影响,苏纳克和特拉斯在竞选期间都受到为上述家庭提供帮助的政策议题压力。在特拉斯看来,近期的保守党政策未能促进英国经济增长,她承诺要在首相任上提振英国经济,并在当选后立即采取行动回应民生危机。然而她没有公布有关政策细节。

目前看来,特拉斯强调最多的政策就是减税和放缓国民保险支出的增长。特拉斯曾称,她将在上任后撤销英国政府于4月间上调的国民保险缴费比率、暂停对能源产业征收“环保税”,以帮助“受税收挤兑的家庭”。

另据《金融时报》报道,特拉斯对该媒体说,她拒绝以“施舍”的方式来帮助人民应对生活成本上涨,这与承诺扩大对补助的苏纳克形成鲜明对比。

英国的经济危机牵动着社会情绪,罢工活动频发。据路透社报道,9月5日至6日,在英国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工作(BEIS)的清洁工、保安、接待人员、收发室工作人员和其他人员将以“健康、安全和其他权利问题”为由罢工。

对此,特拉斯曾承诺,若她接任首相,将采取“强硬而果断的行动”来限制工会的罢工行动。特拉斯对工会的敌视态度和压制计划,也让人想起任内强硬旷工罢工的撒切尔夫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指出,由于能源价格高涨,加上数月以来的领导真空期,英国正面临经济衰退和人道危机。英国各地企业和民众表示,如果政府不出手协助,他们无法度过今年冬天。这将是英国新首相上任后面临的重大挑战。《金融时报》也指出,英国新首相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该国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能源价格上升、通货膨胀率达到两位数、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对长期衰退的担忧……这些问题驱使公众期待新一届政府拿出有效的应对方案。

外界因此评价称,特拉斯作为新首相上台后将迎来“最短的蜜月期”,甚至毫无缓冲期可言。英国i新闻网(iNews)9月4日分析说,如果目前民调处于劣势的保守党希望还能赢得下一个任期,那么特拉斯要在上任第一天就开始努力工作。

iNews还分析说,尽管特拉斯不断用减税的政策口号来吸引保守党员,但很少有人相信特拉斯政府不会被迫动用数以十亿计的公共支出来帮助英国家庭度过通货膨胀危机。

英国国内事务已足够让特拉斯“焦头烂额”,但她似乎还有不少国际上的麻烦要处理。此前,约翰逊带领英国卷入了乌克兰局势,俄乌冲突在英国舆论场中成为重要议题。竞选期间,特拉斯为争取保守党员支持,提出到2026年要将英国国防开支提高到GDP的2.5%,并在2030年提高到3%。这一较为激进的国防支出主张与减税的政策似乎背道而驰。

BBC指出,特拉斯在担任外交大臣期间已展露出强硬的对外立场。她在接受外相任命之后第一时间就对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三国签署的AUKUS安全协议给予高度评价——尽管AUKUS引起印尼等东盟国家的强烈关切甚至是不满。

在英国与欧盟的关系上,北爱尔兰问题仍牵动着双方神经。特拉斯担任外相时主管着包括北爱尔兰问题在内的后“脱欧”议题,期间,英欧双方就海域捕鱼权争议等话题发生过诸多激烈争执。

特拉斯对外强硬,也屡屡失言。2022年2月10日,特拉斯访问莫斯科。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谈时,特拉斯在俄罗斯领土沃罗涅日州(Voronezh)和罗斯托夫州(Rostov)的主权上“大摆乌龙”,引起俄罗斯政客和媒体嘲讽。

另据路透社报道,8月25日,特拉斯在参加竞选活动时,被问及马克龙“是朋友还是敌人”的问题。特拉斯称这个问题尚无定论,“如果我成为首相,我将根据行动而不是语言来判断马克龙是敌还是友。”

马克龙8月26日对此回应说:“英国人民,英国,无论其领导人是谁,都是一个友好、强大的国家和盟友,尽管他们的领导人有时候在哗众取宠时会犯些小错误。”

“经济衰退、失业率上升和实际工资下降,这些因素组合起来,对任何政府的政治生存都不是好兆头。在这方面,我们认为利兹·特拉斯甚至不会在上任后享受典型的政治蜜月期。在2024年的选举促使政府发生变化之前,她很可能最终成为(英国)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任期最短的首相。”道富环球公司宏观政策主管亨托夫(Elliot Hentov)对iNews分析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